琅一

画手,偶尔写文,主推甜甜。

求助一下,想知道这是那位太太的本( •̀∀•́ )

转转转

真的只是条胖次:

来来来,梧桐太太答应了,这条说说两千赞,连更一年,一日最少三千字。截图来自燕子,然后,艾特一下梧桐太太本树 @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下个月赞数截止!

一个特别想写or跪求文手写的梗
斯莱特林柱x格兰芬多斑
有年龄操作,斑和柱是家里头最小的瓜娃子,泉奈和扉间是哥哥。
会有不正经阴谋论和非常理情节orz
斯莱特林级长泉奈
格兰芬多级长扉间
斯莱特林院长佐助
格兰芬多院长鸣人
木叶社社长卡卡西
以及不知道多少代的黑魔王带土
跪求文手写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洗脑改词】打寻迹(卡路里)

想帮这位太太上天(๑•ั็ω•็ั๑)

一朵小灵芝:

♬大家一起打寻迹!!


原唱:火箭少女《卡路里》
填词:灵芝酱
表演:众神兵劳模


【六爻棋】每天上场一件事 先给队友摊个饼


【归一剑】每次攒不满怒气 都要说声对不起


【影刃】无剑无剑看看我 我的助战在哪里


【无剑】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做天下第一
(灵蛇:你说啥?)


【合唱】pose pose!


【合唱】我要做天下第一


【合唱】pose pose!


【夜烛言】为了打出二段技 天天赌脸碰运气


【幽谷箜篌】为了节约用补给 减伤治疗不忘记


【淑女剑】天游剑法显神力 助威buff强无敌


【合唱】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做天下第一


【合唱】


wow~~~~~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魍魉是我的天敌


【无剑】大家一起打寻迹!


【合唱】


拜拜 金元宝 俸玉剑玉大昙花


剑魂心魄和灵犀


用掉用掉别小气


来来 无心忆 刚柔阴阳天幕起


百战法门加攻击


别肝判词伤身体


烦烦 没欧气 五花劳模凑不齐


变态魍魉耍神技


减速自爆掉怒气


来来 深呼吸 调整阵容再走棋


绝杀也要看时机 无伤通关不放弃


【引梦笛】为了输出能活命 舍己为人归梦境


【千丈卷】颜值担当有实力 大招还带减CD


【玉箫】碧海潮生关山月 请君与我歌一曲


【无剑】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做天下第一


【合唱】


wow~~~~~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打寻迹打寻迹寻迹


魍魉是我的天敌


【无剑】大家一起打寻迹!


【合唱】


拜拜 金元宝 俸玉剑玉大昙花


剑魂心魄和灵犀


用掉用掉别小气


来来 无心忆 刚柔阴阳天幕起


百战法门加攻击


别肝判词伤身体


烦烦 没欧气 五花劳模凑不齐


变态魍魉耍神技


减速自爆掉怒气


来来 深呼吸 调整阵容再走棋


绝杀也要看时机 无伤通关不放弃


【无剑】(Rap)


奇了怪了 小的时候明明是 剑魔说


争做人上人习武无止境


直到几百万的剑玉花得只剩四位数了


原来这地图 根本就 没止境


【蛇王那迦】


希望 战力 值是错的


天竺 是最好的


不如放慢节奏别在急的 消消气


别让寻迹累坏各位姐妹兄弟


【合唱】保肝护发要休息


【无剑】干嘛非得打寻迹!


【合唱】


拜拜 金元宝 俸玉剑玉大昙花


剑魂心魄和灵犀


用掉用掉别小气


来来 无心忆 刚柔阴阳天幕起


百战法门加攻击


别肝判词伤身体


烦烦 没欧气 五花劳模凑不齐


变态魍魉耍神技


减速自爆掉怒气


来来 深呼吸 调整阵容再走棋


绝杀也要看时机 无伤通关不放弃


【合唱】


不放弃


大家一起打寻迹


不放弃


大家一起打寻迹


我要做天下第一




(别走,有彩蛋)





【神雕】为什么总有人要当天下第一呢,活在世上连个对手都没有,不是很无聊吗?


【青莲】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图个开心,不如与我一道去老福特饮酒吃粮可好?


【圣火】小花猫累了?就交给我吧,按摩我可是得心应手啊~


【三人】可是……无剑什么时候才呢把我们从仓库里放出来呢……


【完】


热度到150我亲自翻唱,不怂

降物的岁闻和他的小胖鸟
让我默默安利一下这篇文,很萌的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群里的联文活动……说好的夜闯秋名山开车上九天(ಥ_ಥ)就我一个人彪了车,其他选手中规中矩orz
画框类内容自己加,爱咋整咋整
ps:关于柱间的黑眼眶真不是我懒,只是这样的他更加的猥琐(๑•ั็ω•็ั๑)真的

去旅行吧01

#又是一个有病的脑洞#
#重温这个杀手不太冷的脑洞#
#大柱小斑,一如既往的年龄操作,ooc有,慎入#
#短小#





天将明到的时候男人睁开了眼,眼神直板而呆滞的注视着天花板,直到走道里传来了旅人的行李与地面摩擦相碰而发出的轱辘声时,眼中才渐渐的有了清明之色。


他支起自己因为躺在一张陌生且硬的令人发指的木板床上而变的僵硬的身躯,骨骼因为他舒展着自己筋骨与四肢的动作而发出愉悦的声响。男人抄起床头柜上一个沾染了少许灰尘的发带绑起浓密的黑色长发,嘴里哼唱着乡间并不出众的小调钻进了浴室。
等到他将自己打理干净以后他背上了自己唯一的一件行李,陪着他漂泊许久,始终对自己坚贞不二的好姑娘――一杆装在高尔夫提袋里的巴雷特打算离开这个呆了一宿的宾馆时,他在自己的房门外发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小男孩,莫约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着得体的白衬衫和棕色方格纹背带小短裤,头上带着一顶同色的羊绒报童帽堪堪压下他那一头并不温驯甚至是桀骜不驯过了头的黑色短发。他坐在一个暗色调的布艺旅行箱上,套着过膝长袜和圆头小皮鞋的脚无聊的甩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男人出门的之时便轱辘的转了一圈,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男人。


“早上好啊”对上男人诧异的目光,小孩笑着说道,“柱间先生”。他的神情就像是街头捧着报纸吆喝着的小孩一般无二,他注视着男人,就像下一秒就要询问男人是否需要来一份报纸。但显然千手柱间并不会把这两者搞混。毕竟报童注视着的总是自己衣兜里的头叮当做响的钱币,而这个孩子呢?这可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男人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而后询问到:“你是?”


“我想记住自己曾经的同居人的名字应该是一位绅士应有的品德。”男孩皱起眉头,似真似假的抱怨道:“我是宇智波斑,我们昨天晚上刚刚见过――是我向您这位累的晕头转向找不着回家的路的杀手先生推荐了这家旅店。”


千手柱间揉了揉自己微微发疼的太阳穴,他记得的,他当然记得自己这位可爱的同居人。

百粉点梗

昨天和群里的小伙伴们讨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还没有进行过这种玩意……
于是有人点梗吗?
仅限柱斑

搞事情的联文·童养媳

#一个有病的脑洞#
#本来说好开车开虐写be的,但是我脱团了!#
#ooc有,年龄操作有,慎入#







    千手柱间是在一个细雨微朦的傍晚来到木叶町的,他打着一柄通体漆黑的雨伞,穿着黑色的宽大和服,披着更加深沉的黑色羽织。这个男人有着如同泼墨一般的柔顺黑色长发与古井无波的漆黑双瞳——就像是带来死亡的神明一般,带着迟来的夜幕,款款而至。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漆黑的短发桀骜不驯的翘着,乱糟糟的像个废弃已久的鸟窝,一张沾着少许水渍的脸上贴着几个干净的创口贴,到不是学着中二少年装酷,而是真真实实的破了皮。身上套了一件过大的衬衫,大约是因为遇主不淑的缘故,衬衫已经脏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男孩脚下踩着一块滑板,他没i有躲在男人的雨伞下,而是淋着雨,有一下没一下的滑着脚下的滑板。木叶町地处偏僻,两人走了一路,街上也没看到几个人,偶尔碰上几个路人,看见和男孩走在一起的千手柱间先是一惊,随后对着男孩指指点点着说上些什么。千手柱间对他人的这种私事没什么大兴趣,男孩显然也不想和对方多说点什么交流一下他那疑似凄惨的过往,一时两人相持无言,沉默的赶着路。
 
 
    “到了。”又走了一段路,男孩停住脚下的滑动的滑板,指着转角一家店门半掩着的店铺,“你要找的人就在那。”
 
    千手柱间道了一声谢就打算和男孩分开,男孩出声止住了千手柱间前行的步伐。“喂,我带路的报酬呢?”
 
     “原来你带路是要报酬的啊。”男人看着叉着腰半昂着头看着自己的男孩,一时哑然。
 
     “当然。”男孩回答的理直气壮,“而且我刚才还保护了你。”
 
    


     千手柱间想起了刚刚踏进木叶町被一群打扮的异于常人的不良少年围住时,这个脏兮兮的小孩儿踏着滑板从天而降的场景。
 
     脏兮兮的小孩穿着打扮看着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他踏在墨绿色的滑板上,滑板的轮子在小巷坑坑洼洼的泥瓦墙上滚动着发出“辘辘”的声响。
 
     小孩熟练的驾驭着自己的滑板,自墙上落到地上,滑板碰地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张狂的彰显着他的来临。
 
     “喂,”比恶徒们矮了不止是一个头的小孩蹲在滑板上,开口道:“这个黑长直的娘娘腔是我看中的。”

      黑长直的娘娘腔闻言挑眉,笑而不语,任凭男孩自行发挥。

      说来也怪,围着千手柱间的不良们很是听小孩的话,听小孩这么说着,便唯唯诺诺的应了声,全部走开了。

      “喂,你是第一次来木叶。”小孩抱臂冷眼看着众人离开后转身看着千手柱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没见过你。”

     “在很久以前我曾来过木叶,”千手柱间摇了摇头,否定了小孩的猜测,“你还没出生的时候。”

      小孩嘴里发出一声轻嗤,像是突然间少了几分兴趣,翻身跳上滑板打算离开,千手柱间出声止住了小孩的动作。

      “等一下,你知道一个白发白眼的女人住在哪吗?”小孩停下动作,用一种惊奇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千手柱间一番,古怪的问道:“你找那个女人干吗?”

     “有一点重要的事情。”千手柱间这样回答。




     时间回到现在,千手柱间看着支着腰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小孩,觉得这小孩强买强卖的举动倒也是有趣,便从袖中摸出钱袋,去不想摸了个空。

     这下就尴尬了。

     小孩像是看出了千手柱间没带钱,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雀跃,得意洋洋的说:“我不喜欢被别人拖欠东西。”

     千手柱间觉得这小孩挺高兴自己没带钱的,于是故作苦恼的回答道:“那我该怎么办?”

      小孩做着沉思状思索片刻后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千手柱间摇头。

      “有老婆吗?”

       再摇头。

      “有婚约者吗?”

       依旧是摇头,小孩像是很满意这种情况一样,翻身跳下滑板,拽着千手柱间的衣袖说道,“行,那你以后就是我童养媳了。”

       千手柱间没想到剧情是这么个走向,便拍拍小孩的肩,微笑着说道:“那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那里找人借点钱,尽量然你不那么不开心。”说完还很是善解人意的露出一个大笑。

       小孩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千手柱间,怕是一时也没想到这人脸皮如此之厚,而后看清千手柱间说的那里是什么地方以后,脸色再度变换,变得面带少许不安,良久,开口问道:“喂,不想的话这钱你晚点再给我也没事。做人多少是要点节操的,别随随便便就出去卖。”

       千手柱间囧然,一时觉得自己在深山老林怕是呆的太久,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听不懂这小孩在说什么。便小心翼翼的问:“……卖?什么卖?”

       小孩脸色很难看,看着千手柱间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去那种地方还能卖什么。看你长得和我眼缘,我提醒你一下。那个白头发的老妖婆,喜欢对自己手下的少爷动手动脚不说,还喜欢玩一些奇怪的花样。她的客人们也多少有奇怪的爱好。”说着还指了指店铺旁藏的隐蔽的小招牌。

       “裸体天堂”四个小字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浪荡的散发着自己的红色光晕。

       千手柱间懂了,慌忙解释:“不是,我不是去卖的,我是找那个女人有事。”

        小孩迟疑的问:“那难道你是去嫖的?”又换上一副鄙夷的表情说道:“你没钱还去嫖,你是想吃白食的话,明个儿老妖婆那地儿的头牌就是你了。”

        千手柱间遂耐心的和小孩解释:“我和她是朋友,找她有事,和她的店没关系。”

        小孩不吭声了,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蹬着滑板,而后开口,“那你去吧,”而后又强调道:“我不会等太久。”

        千手柱间颔首,转身走向那间门半掩着的小店。





       裸体天堂里很安静,关着灯没有营业,唯有的微光来自于调酒师的吧台。昏黄的灯光破开了满室的阴暗,为阴恹恹室内平添了一丝人气。

       有一个白发的女人盘着古朴典雅的发髻,穿着一袭低领露胸的大红礼裙,指间夹着一根未燃尽的烟,腾腾升起的白色烟雾缭绕,拢住了女人的脸庞。

        千手柱间收起手中的油纸伞,抖落上面沾染着的水珠,“好久不见,你变了很多。辉夜。”

       “这句话该我对你说,”女人款款起身,“你以前只穿土得掉渣的老式和服,还是淡色的”她一针见血的评价道:“显得你整个人像一颗发育过头的长毛土豆。”

       “有那么土吗?”千手柱间把伞靠在墙边,小声辩驳道。

      “有。”辉夜肯定道。

       千手柱间装模作样的哼了几声,辉夜不予理会,“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适应的这么好,明明上次见面还是一口一个哀家。”

       “时代在变,柱间君。”辉夜凑近千手柱间,拉过千手柱间的前襟,对着他哈了一口烟气,“我们都是旧时代的遗物了。”

       千手柱间偏过头,看着辉夜,不语,“所以,让我这个旧时代的遗物从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理由是?”

      “咱裸体天堂缺个当家小生,辉夜挑起千手柱间的下巴,叹道,“我觉得你就不错。”

       “……”千手柱间觉得门外那小孩说的可真是对了,这个女人是真心的没节操,当机立断把这女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打算跑路。

       “开玩笑的,虽然我觉得你们阿修罗一脉的孩子长得不错和我眼缘,脾气也对我胃口,但来我这小店的客人更偏爱因陀罗家的后辈,肤白貌美细腰大长腿那款。”辉夜托着脸庞哼哼着说道。

       “我叫你来是因为我看到宇智波斑了。”辉夜走到沙发边坐下翘起二郎腿,叼着烟眯着眼睛,把千手柱间因为自己一言而呆若木鸡疆在原地的身形收入眼底。

      “在哪。”千手柱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还能在哪?”辉夜嗤笑一声,“当然是在木叶,他就死在这里的,那他还能去哪。”

        “全木叶就他一个小鬼,吃我的用我的还嚣张的骂着我老妖婆……喂,你干嘛去?”辉夜和千手柱间絮絮叨叨的声音止住了,她看着千手柱间转身往外走去连雨伞都不带的模样出声制止道:

       “去找那小鬼不成,你应该知道,凭你现在的情况,不见他才是最好的。而且那小鬼今年还不满十岁,你去了干什么?怨侣相见分外眼红,干柴烈火战个痛快?亵渎小孩是违法的,你作为旧时代的遗物多少还是懂点法律的好。”

       “那恋童总不违法吧。”千手柱间问道。

        辉夜略微思索,摇头。

       “养成呢?”

       摇头。

      “这不就成了。”千手柱间伸手拿过自己放在墙角的伞,转身回到朦胧的雨幕中。



       小孩没走,站在原地淋着雨,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滑板。

       千手柱间走上前去,把小孩拢进自己的黑伞所遮挡着的范围,然后伸手抱住脏兮兮的小孩。

       小孩没有反抗,任由千手柱间把自己搂入怀中,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开口询问:“怎么,老妖婆不借你钱?”

      “嗯,千手柱间的声音闷闷的。

      “那你先欠着,我不急。”小孩迟疑了一瞬,拍了拍千手柱间的背,“那老妖婆虽然好男色,生活糜烂不堪,但人还是不错的。”

      “那你又要等很久了,你不喜欢别人欠你东西不是吗?”

       “……那你说怎么办?”小孩皱着眉问道。

       “你还缺童养媳吗?”千手柱间抱起小孩轻生问道,“会做饭会暖床的那种。”









持续摸鱼……
别问我为什么柱间开仙人模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